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网红

2019-04-09 15:01字体: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退休了。

这仅仅只是故宫庞大的文创产品群中的一笔收入。2019年2月17日,单霁翔第一次晒出了故宫的账本。2017年,故宫文创的销售收入已经达到15亿元——超过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

今年4月2日晚,1对天灯、1对万寿灯、5对宫灯复原品在故宫乾清宫广场拍卖,并全部成交,共拍得2005万元。这次拍卖所得善款,被全部用于山西省娄烦县、山西省静乐县、内蒙古自治区阿尔山市、广西壮族自治区巴马瑶族自治县等贫困地区的教育和文化等事业。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网红?我们需要的是,网红推出的每一个爆款,都是能提升我们审美趣味的,都是能让我们感染到文化内蕴的,甚至是能输出我们的优秀传统的。网红所形成影响力确实非同小可,但如果像故宫那样,用好了这种影响力,收获的不仅是商业利益,还是全社会素质的提升。

同样,我们其实也不厌烦为网红带的货买单。单霁翔有句很有名的为故宫文创产品打的广告:“我劝你别买故宫出售的行李牌,因为太好看又好用,带出去一次丢一次。”实际上大家心甘情愿在为故宫的各种周边买单。

四年之后,故宫已经从一座高冷的宫殿变成了一个超级大IP,关于单霁翔的故事,各家媒体也讲了太多。那么在单院长荣休之际,我们来看看他留下的这个网红大IP的价值。

但反感的是,许多只追求带货,不顾产品品质的网红,令我们买的单,都变成了缴的智商税。

孩子中间。每次故宫的课程全都爆满,孩子们串朝珠、画龙袍、做拓片……全是免费的。单霁翔说,故宫把大量的营销收入投入到孩子们身上,“这些活动让他们长大后一定会成为对中华文化热爱的一代人。”

一听说老字号,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块乌漆漆的牌匾,上面写着四个硕大的金灿灿或着红彤彤的字“百年老店”。而那些蜂拥而至消费的人群中,大部分是第一次体验的外地游客——在多年以前,故宫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其实也是如此。但在最近的七年时间里,故宫成功“出圈”,并牢牢抓住了特别是年轻人的心,令六百年的故宫焕发出熠熠光辉。

2015年,故宫刚刚在互联网上掀起峥嵘的时候,我们的记者就采访过单霁翔。当时稿件经我之手编辑的时候,我就和稿件作者感叹,推动这些事情的人,俨然应是一个微博大V,却不敢相信是一名年逾六旬的副部级干部。

这笔庞大的收入,有很大部分仍然被投入教育当中去。故宫在和不少学校研究综合实践课程。单霁翔说,已经有四十多个课程应用到各学校不同年级的

昨天,新闻晨报·周到举办了“老字号新势力:上海老字号+互联网的新路径”沙龙,旨在共同探讨如何为老字号赋能。而对于上海的老字号而言,而刚刚荣休的单院长,其对六百年老字号品牌——故宫的操盘手法,则明显是一个可以学习与借鉴的对象。

更何况,故宫还拿这些商业利益去反哺教育事业呢。

在我们已经开始对“两微一抖”产生审美疲劳的时候,网红已经变成了一个开始引起许多人反感的词。在这个时代,网红代表着互联网上的曝光率和话语权,更代表着背后滚滚的商业利益。但故宫的走红,令我们看到了,即使是滚滚的商业利益,也不是令人生厌的东西。我们更讨厌的,可能是为了成为网红,为了占据利益,而不择手段的做法,比如贩卖焦虑的毒鸡汤,比如逢迎媚俗的反智品。

在任七年,单霁翔一手把六百年历史的故宫,捧成无数人追逐的大网红。

我们希望我们的老字号品牌,能够拥有更加高的品牌价值,能够拥有更加大的影响力。让这些老品牌,不仅年长的、有相关品牌回忆的人愿意消费它,而是所有人,都因为它有着独一无二的产品和品质,从而愿意消费它。老字号不光代表着怀旧,更可以像单院长的故宫一样,成为全民围观的网红。多年的积淀、令人信任的品质是老字号品牌的护城河,而结合互联网思维的网红思路,则是老字号品牌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输出中国影响力的先锋军。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400-123-4567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 话:400-123-4567
传 真:+86-123-4567
邮 箱:admin@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