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少边山穷”也能筑巢引凤还

2019-04-09 21:49字体:
  

谢志强至今清楚地记得,上世纪90年代末的一次春节前,他作为企业家跟随政府扶贫小组前往结对帮扶的贫困户进行慰问时的情景。尽管他有思想准备,但还是被贫困户家中状况所震惊,房屋破败不堪,屋里空空如也。谢志强实在不忍,为了能在规定的500元基础上多给几千元钱,他找个借口与户主一起进入一个小房间,发现房间里没有家具,床铺上仅有的被子也单薄得让人心疼。

彭其阳以边民农德军一家为例,2008年,农德军一家四口举家前往广东省开平市打工,因收入有限,再加上租房、为儿子交学费,还牵挂留守家中年迈的父母,他的日子过得很艰难。龙邦口岸建设让农德军一家踏上了回乡的路。如今,一家四口每天到龙邦边民互市贸易区参与互市交易,每人每天至少可获利30元;农德军老婆和女儿是万生隆公司员工,一日三餐免费,月收入有5000多元;他和儿子在边民互市区从事货物运输每天也能挣四五百元;再加上边民补贴,这样算下来,在家门口就业,农德军一家一年收入至少可达14万元。

回乡的路还会远吗?

作为政协委员,谢志强有过多次捐钱给物的扶贫经历,可眼前所见,贫困户的家庭情况并没有什么改观,有的甚至更糟,“创建产业才是斩断穷根的有效方法,一定要改变以前那种‘输血’式的帮扶模式,贫困户缺的是技术,只有让他们拥有一技之长,才是脱贫的上上策,才能确保脱贫后不返贫。”谢志强说。

据国家数据调查发现,中国农村因城镇化、人口外流等原因,正以每天20个、每年7000多个村庄的速度在消失。面对逐渐消失的农村文化,多少人的乡村记忆不再,多少人的乡愁无处寄托,百色市政协委员们以产业扶贫、平台扶贫的方式,在吸引村民返乡脱贫的同时,也拾起被人遗忘的乡村传统和文化。

龙邦边民互市贸易区自2017年10月运营以来,进出口额超过10亿元,边民交易超过十几万人次,越来越多的边民通过边贸脱贫。目前,在龙邦口岸从事货物装卸、搬运和运输,以及在万生隆园区从事工程施工、物流管理等工作的边民超过3000人。

床铺上仅有的被子也单薄得让人心疼

改革开放以来,农民涌向沿海或发达地区务工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现象,而谢志强所说的逆行,对于百色这个广西甚至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今已是扶贫车间管理着20多人的小组长的他,说起往事似乎平静了许多,但言语中依然有着对儿子深深的歉意。

潘永能所在的扶贫车间是广西平铝集团为帮扶贫困户设立的6个扶贫车间之一。平铝集团董事长谢志强于上世纪80年代末,从广东湛江市来到广西平果县创业,如今已在这里打拼了30载。在谢志强的带领下,平铝集团现已发展为一家以铝业、铜业、电线电缆业开发、加工制造为主的多元化综合型企业,连续10年雄居“广西企业100强”。

农德军告诉记者,他们当初离开边境到广东打工也是没办法,地里扒食,一年再辛苦也填不饱肚子。而现在,他既能照顾87岁老母亲,收入也不差,比在外面漂着强多了。

“鱼渔双授”确保贫困户不返贫

“中国的海港、空港无论发展速度,还是现有规模、服务体系都遥遥领先全球,但陆地边境口岸枢纽还非常落后。事实上,陆地口岸在国际贸易体系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杨万生说,龙邦口岸区位优势突出,是中国对接越南,联结中南半岛的最便捷陆路通道和枢纽,可为中国和东盟超过19亿人提供内外贸易一体化的一站式服务。

近几年,谢志强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经济发达地区由于用工难、土地贵等,不少企业叫苦不迭,有的甚至难以为继,如果将这些企业迁到百色来,一可减少企业成本,二是人工费用会降低,三是贫困户可增加收入,四是能为政府分忧,这是件一举多得的好事。于是,谢志强出资购买了位于平果县异地扶贫安置小区———吉祥小镇内部分场地作为扶贫车间,又联系了广东省5家电子和服装厂进驻,成立“广西平铝集团志强扶贫车间”。5家扶贫车间全在安置小区内,而且是计件岗位,贫困户可兼顾家庭和工作,小区里的贫困户实现了“家门口就业”。

除了建设龙邦口岸,杨万生还在靖西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启动了中国龙邦边贸小镇的规划建设,利用中越两国红色文化、边境口岸、民族特色、异国风情等旅游资源,建设一个涵盖旅游、加工、休闲、养生的跨国小镇,仅此一项可为边民直接提供就业岗位3万多个。另外,通过“口岸+产业园区”的模式,还可吸引更多沿海企业向边境地区转移。

谢志强和杨万生只是众多扶贫帮困政协委员的代表。由于百色集“老少边山穷”于一体,近年来,在百色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推动下,脱贫攻坚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但边境地区、少数民族聚集区、连片石漠地区的贫困问题依然存在。截至2018年底,全市仍有7个深度贫困县(市),5个深度贫困乡镇,495个深度贫困村。这些区域贫困发生率高,经济薄弱、生态脆弱、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发展滞后,是全市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坚中之坚、难中之难。

靖西市政协副主席周庆文说,“从‘一个边民就是一个哨兵,一户家庭就是一个哨所’的角度来看,万生隆公司搭建的口岸平台,拉动了地区经济发展,对边境的贡献绝不只是经济上的扶贫,也不只是乡村回归,还有守边固边的国防意义”。

2013年7月,正在广东佛山打工的百色市平果县果化镇那荣村村民潘永能忐忑中接到了留守家中妻子的电话,“儿子是自闭症,南宁医院的医生说的”。潘永能心如刀绞,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潘永能说,他因常年外出打工,就将家庭交给了有轻微自闭症的妻子,春节才能回家的他虽发现儿子不会说话,还以为男孩语言能力发育晚而没当回事。“如果不是外出打工,就可以多陪陪孩子,或许儿子状况会好些。”从此,他们家就走上了借债、租房、看病之路,他家也于当年成了村里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在南宁边打工边给儿子治疗的那两年,高额的治疗费用、生活的开支和他低廉的工资形成的反差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边境地区与平果县又有所不同。根据国家政策,边民每天可享受从越南进口8000元互市免税商品的优惠政策,这是边贸扶贫的支撑点。据龙邦镇界邦村支部书记彭其阳介绍,该村共有1697户,2017年底贫困户为52户,213个贫困人口,2018年只剩下18户贫困户,79位贫困人口。彭其阳说,这得感谢万生隆公司投资建设的龙邦边民互市区的平台。

“我现在收入比在佛山时还高,政府给我的安置房就在县城,离家近能照顾儿子,我肯定要拼命干回报政府和企业。”潘永能一边转动着手中的安全帽一边说。

2018年9月才进入平铝集团的潘永能,从零技术开始,因他能干肯吃苦,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从普通工人提升到了小组长,收入也从3000元增长到6000多元。

平果县如此,靖西情况更差。靖西与越南山水相连,长期以来受地理条件、自然环境等制约,边境居民40%以上是贫困户。在外人不看好靖西的情况下,在江浙从事国际贸易多年的百色市政协常委、广西万生隆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杨万生,却将目光锁定在了龙邦口岸作为投资发展的起点。2012年,他决定投资30亿元在龙邦口岸建设万生隆国际商贸物流中心时,身边的朋友都说他疯了。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离开百色时,邓丽君的这首歌在耳边轻轻萦绕!

“农德军的故事是百色边境地区发展的缩影。”万生隆公司副总裁熊红明说,现在越来越多外出务工的边民回到了家乡,在家门口就业实现脱贫致富,这是龙邦口岸每天都在发生的真实故事。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400-123-4567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 话:400-123-4567
传 真:+86-123-4567
邮 箱:admin@baidu.com